我不知道做这些到底为了什么

活着是为了死去

【冬盾冬无差】I can do it all day(队3致郁后的治愈产物,短小一发完,剧透OOC慎

我冬盾可以再战一万年

沧海焦树:

很短小其实就像个彩蛋一样,源自于对电影彩蛋浓浓的怨念,绝对he放宽心~
警告:人物绝对OOC了!人物绝对OOC了!人物绝对OOC了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“Captain。” 


穿着蓝色衬衫的青年回头,看清来人后短促地笑了一下,礼节性的:“国王陛下。” 


他想要表达的友善没有成功,T'Challa看了他一眼,也站到窗前。 


Wakanda毫无疑问是个与世隔绝的国度,放眼望去一片银白,巍峨的豹子狰狞咆哮,在山巅俯瞰受之庇佑的王国。 


“你看起来不太好,Captain。” 


不,简直是糟透了。


 Steve耸耸肩,在速记本的纸页上夹好铅笔,合上攥在手里。 四倍的体力和新陈代谢显然不会让他像个在赌场熬坏的赌徒,但也不可能一如既往的容光焕发。


 当然了,他的心得有多大,才能在这种见鬼的情况下容光焕发。


 哦,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,两个冻了70年的老冰棍儿,刚刚合伙把这世界上最著名的亿万富翁、花花公子和现役钢铁侠揍了一顿,简直妙极了,凑巧那还是他老朋友唯一的儿子。 


凑巧那还是被Bucky亲手杀死的他的老朋友。


 Steve吸了一口气,转身背靠在玻璃上,抱臂看着面前年轻的国王。


 “还是要谢谢您,his Majesty,并且致歉——为了之前……呃,好吧,为了所有的一切。” 


对方摇摇头:“不必那么叫我,也不必道歉。” 


金发青年苦笑:“不论如何,泽莫做出这一切的缘由都是……” 


“但那毕竟是他做的,你们做了该做的事,而他被仇恨吞噬了理智。” 


他的目光移过来,审视地看着面前显得有点局促的青年:“Captain,你是一个高尚的人,但那并不代表着你需要为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负责。”


 “我并没有……” “泽莫是个高明的复仇者,他能解开神盾局重重加密的文件,但他花了整整一年去研究你。”


 “即使是在倾尽全力要将你的朋友置于死地的时候,我也不曾想过与你为敌。” 


他看看那双被描述为蓝中带了一点儿绿的眼睛,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:“无意冒犯,我只是依然疑惑,你为什么要对Mr.Stark承认谎言。” 


“什……不我并……”


 “好了,Captain,我并不是傻瓜,”T'Challa叹了口气打断他,“我当时也在那儿,虽然看不见视频,但起码能看到你们的脸色。” 


天呐你当时惊讶得都要蹦起来了好吗!


 “而你无疑知道Barnes中士干了什么,也知道泽莫处心积虑要搞清楚的就是这件事,何必跟Mr.Stark一起把他看完?” 


再欣赏一遍老朋友杀死老朋友的盛况吗甜心?


 “我……” 


他当然不知道,见鬼的他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事!


 Bucky对他做“任务报告”的时候又没有录像,他怎么可能从“一个白胡子老头”这样的描述里推断出那是找了他大半辈子的Howard!


 见鬼的他和Bucky被冻在冰里70年,Bucky精神都被冻分裂了,能认出老了70岁的老同事那简直是人脸识别机了好吗! 


难道九头蛇基地还会像Tony的房间一样放着Stark夫妇的照片吗?受害者资料展示墙? 


Steve眼中一瞬间恍惚,侧过头看窗外的雪,纯白的反光在他雕塑般的脸上投下半边剪影。


 “……我只是害怕。” 


无所不能的美国队长也会害怕吗?


 他会,他当然会。


 70年前Steve Rogers只把三个人放在了心里:Bucky,Peggy,和Howard。 


他最好的朋友杀死了最好的朋友,上帝才知道他有多害怕。 


Tony Stark是他最好朋友的儿子,是他在这该死的70年以后见到的第一个超能力者,也是他重要的朋友……曾经是。 


他是如此害怕伤害他,或者说,伤害自己。 


他在Tony的质问下几乎是立刻就否决了下意识说出的答案, 他怎么能心安理得的不知道这件事,把钢铁侠全部的仇恨和怒火推到更加无辜的Bucky身上,成为一个被蒙蔽的受害者? 


他怎么能把对他们两个的赤裸裸的“选择”放在明面儿上……上帝,他当然不能放任Tony在那种情况下找Bucky寻仇,那么何必要伪装得清白无辜,然后在Tony得到否定答案心存希望的时候给他一个血淋淋的背叛? 


至少这样的话,他“曾经的”朋友第一选择是扑上来给他一拳,而不是立刻用激光干掉一脸呆萌杵在后面的Bucky。 


“……也没必要显得自己很无辜,就像之后我不会帮着Bucky逃走一样。” 


T'Challa看了他一会儿,忽然耸耸肩:“好吧,也许我也不是那么好奇……Captain America脑子里想的东西永远跟我们不一样。” 


Steve觉得按照礼节,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至少应该笑一笑,但他只是摇了摇头。


 他习惯性地想去触摸一下那块几乎已经成为第二生命的盾牌,却抓了个空。


 啊……对,已经物归原主了。 


他金色的睫毛颤动了一下,盖住了蓝眼睛里的自嘲。 


希望Howard那个小气鬼可别气得跳脚,用他做的盾狠狠揍了他儿子一顿……哦对,还是跟要了他命的那件人形兵器合伙作案。 


只是好在,九头蛇气数已尽…… 


靠在玻璃上的青年就这么眼神放空了一会儿,再回过神,刚刚还在一边的国王陛下已经不见了。


 哦,可真是失礼。 他现在好像变得很容易发呆,难道是上了年纪,思维不那么容易集中? 


好吧,鉴于自己今年九十多岁了,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。 他这样想着,忽然就想去看看再次被冻成冰棍儿的Bucky。 


Bucky怎么就那么强烈要求着要把自己冻进去呢,难不成这东西也上瘾? 


是,他尊重好朋友的选择,可明明只要设置一个反口令……或者由自己一直看着他,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慢慢消除他脑子里那些见鬼的俄语,哪一个不比把自己冻起来强啊…… 


九头蛇洗脑技术太差,把人洗成精神分裂不说,还成了实实在在的死心眼儿。 


去往冷冻室的路线他已经走了太多次,早已轻车熟路,尽管尽头并没有什么让人心情愉快的奖赏。


 但至少Bucky在那里,他闭着眼,和他之间隔着厚厚的冰层,但至少能看到他的脸,能坐在冰冷的室内想象在那久远的过去,他们还一起走在布鲁克林阳光灿烂的街道上。


 在Bucky面前,也只在Bucky面前,他不是Captain America,他是那个笨到从来不会逃跑的布鲁克林的傻小子,但是有Bucky会看着他。 


Bucky不在的时候,他就真的不会逃跑了。


 哪怕被敌人扼断咽喉。 


咦,这个红蓝相间的按钮是干什么用的? 


也许真的是年纪大了,连身体都不受大脑控制……在意识到自己已经把按钮按下去以后,Steve颇有些无奈。 


然后…… 


然后,他就看着面前冻成一坨的冷冻舱慢慢消融,舱门啪地弹开,把里面的男人吧唧一声吐了出来。 


呃…… 


面对病床上醒过来的冬兵茫然并委屈的眼神,美队只能想了想,悻悻道:“不然你再回去冻上?” 


这应该算是一次意外事故,当然,源自于九十岁老人家过于旺盛的好奇心。


 只不过Barnes中士显然也是一个心志坚定的人,或者说…… 被九头蛇洗成了实实在在的死心眼儿。


 好吧,他又坚持把自己冻回去了。


 Steve发现自己对那个红蓝相间的按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哦,你一定能体谅一个来自70年前的老人家贫乏的娱乐生活不是吗?更何况那颜色跟他向来穿在身上拿在手里的东西都那么相似,产生一定的好感也无可厚非,是吧? 


嗯总之,他愉快地把自己笔记本上“看吧唧,画吧唧”的日程安排后面加了一个“按按钮。” 


只要是Steve Rogers决定要做的事,没什么能让他停下来。就像当年他为了参军伪造材料一样。 


James Barnes前……90多年的生命中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。 


当他第二十三此从病床上醒来的时候,他已经没力气维持住自己的招牌表情了。


 “Hey Steve,”他现在面无表情,“上午好。” 


“上午好Bucky。”当了70年全美偶像的Captain America露出堪比阳光的灿烂笑容,“今天想吃点儿什么?” 


“……别闹了Steve,我们都知道让我沉睡才是最好的安排。” 


“T'Challa今天早上说王宫新进了一批进口的新鲜李子,可甜了你要不要试试?”


 “Steve……” 


金发碧眼的美国甜心抬起头来,把一盘六个光溜溜的李子塞到一脸无奈的冬兵完好的右手:“You know,Bucky,I can do this all day.”

评论

热度(10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