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四松的袖子

活着是为了死去

春天的第十八个瞬间

君非酒:

——“我会把这些瞬间写出来,每个瞬间都是一个小故事,出成一本书,名字叫《春天的第十八个瞬间》。”


 


*食用说明:本贴po主仅整理,非原创。主要整理内容为■■■■■,另有部分两人对九州的flag。


*素材来源:2005.2006《九州幻想》


 


身为作者,总有一种宏愿,有生之年,要书绘一幅庞大瑰玮的画卷。但凭一人之力,穷尽百年,又如何写得完心中无尽想象。


于是,我们终于找到了一种方式:创造世界。


……


总要有人来做些什么。为了东方幻想文化的尊严也好,为了孩童般天真的虚妄也好。


《九州》是一个梦想。是天空里的第一滴水,我们希望它能变成海洋。


……


 


可以说今何在是我在中文幻想小说领域中最欣赏的写手,虽然这并不意味着他是最好的,仅仅只是个人口味导致。


 


今何在是我真正乐意称之为“才华横溢”的写手。


 


总之,无论故意或者无意,今何在极嚣张地把自己的思维世界展现在大多数人面前。有一点神秘、一点愤怒、一点寂寞、一点躁动不安。


这是一个很骄傲的人。


 


我不排除一种推测说今何在的火焰会熄灭在《悟空传》的废墟上,不过以他强大的创造力,做出新的突破还是很有可能的。


 


事实上关于今何在可以说得更多,他这个人无数的侧面给评论者提供了很多素材。不过我还是止笔在这里好了。因为今何在还年轻,今日种种,都不必执着太深。


 


我喜欢飞扬跳脱的人是因为我自己也有这种倾向。今何在可能和我更加接近一点,所以大家读我对今何在的褒扬时,请使用反有色眼镜和批判的目光。


 


最后说一个有趣的事情,很久以前,在一次网络聊天中,一个朋友曾经劝我收敛一点。她说你看杨叛多稳重,他那样比较讨女孩子喜欢,你如果不改变自己的性格一定会继续单身下去。当时真的使我眼前为之一黑,想到我寂寞的生活将长此以往甚至雪上加霜,背后竟有一丝寒意。


不过经历过很长的时间,我还是一如既往,我想至少我在情绪化上不会比今何在更过分,那么在原理上就不会比今何在更寂寞,所以我也可以有所安慰了。


有时候想想,今何在确实是个寂寞的人吧。


 


江南森严的面目这才缓和了几分,递过两张钞票说:“这是我私人赞助你的两百块钱,去了北京记得要买一件印有‘北京大学’的圆领衫穿上,整得精神一点,不要丢了我们九州总部的脸!”


然后他又递了五毛钱给打盹刚刚醒来的今何在……


 


如果这是一本我写的书,那么曾经一起埋头奋战过的朋友们分手该是在一片阴郁的天空下,悲风烈雨,英雄长恨。(《九幻·贪狼号》卷首语)


 


谨在这个灼热的季节,让我们说起感谢的时候更加洒脱和热烈——感谢Yvonne,感谢Peter,感谢Jeremy,感谢Nico和已经离开的Haizo,当然还感谢曾经有一个星期在上海的深夜里坐在我身边的老郜——感谢大家的努力,让这本《九州幻想》真的如一朵狂放的花绽开,并且期待一个更新的开始。


 


上帝突然严肃起来,拍着耶稣的肩说:“死去原知万事空,但悲不见《九州》同,遥控填坑完成日,家祭无忘告乃翁。”(《九幻·北辰号》老妖问答,今何在)


 


江南:神啊,如果世上还有一个除了嫁给今何在之外能催他快写的办法,我发誓我肯定已经用过一百遍啊一百遍。


 


Q:江大你曾断言今何在找不到女朋友,这个......啊......帮小的看一看我这个名字有机会吗?


江南(挣扎中):猴子你不要掐我......你不要掐我......叫你不要掐我啊啊啊啊,有完没完了!这不摆明了有人陷害我么?我啥时说你找不着女朋友,你这样英姿飒爽儒雅感性目澄秋江发若乌云的,要说潘安有掷果盈车,给你的那更是实打实的砖头,你刚出公司的大门,哇赛,一整面墙就过来了......哦,你是说你不怪我说错话而是因为你还没有找到所以太悲愤......那么好吧,我做主!这个张李扬许配给你了!


水泡(对大角,语重心长):我早说过猴子和江南有问题,瞧江南叫得撕心裂肺样......


 


“九州”对我而言是曾经某个时候,我可爱而愚蠢,我想用蜂蜡粘起翅膀来飞翔的一个东西。这种狂想和任性真是一个以职业经理为目标的人,比如我的悲哀啊。


看见年轻的脸让人有一种欣慰,像大角说的,我们或者会失败,但是我们说了我们想说的。“九州”的未来有人在论坛里面预测过,有的喜悦,有的悲观,但是其实我根本不想,我知道我面对的那些苹果他们会堆起来构造一个梦想,也许很多年之后在讲台宣讲“九州”的将不再是我们三个,而飞驰的如电的光阴中某一个声音一再地重复。


你想飞翔,OK,那么你就飞,你不缺同伴。


 


今何在:恐龙就是因为没有天敌,太破坏平衡了,盖过了其他所有生物的风头,所以老天才降以陨石......嗯,那次不是我干的,不要瞪我。


 


“嘿嘿,”白衣江南走到坑边,潇洒斯文地用筷子点着摔得七荤八素的众人微微一笑,“下次记住了,我们这伙人一向是走到哪里,就把坑挖到哪里的。”


“你们!......”众抓捕者龇牙咧嘴,望着买单就要走的老妖们大声喊道,“你们......你们去哪啊??”


“江湖。”


“江湖在什么地方?”


“我们指给你们看......”


 


世上总有一些男人


他们梦想有时如孩子


而他们站在一起


就变得坚硬如铁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江南
















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


因为《九州幻想》2006年4月实在是信息量巨大,所以以4月为分隔线弄成了上下两期,下期会在近期放出。



评论

热度(240)